准爸爸要做好做一名父亲的准备

  就要做爸爸,对一个男人来说意味着很多。它可以让你为自己的男人气概而骄傲,或者对自己的王国即将有新人闯入而感到某种威胁,或者为如何负担养育孩子的费用而不由自主地发愁。不过,男人们很少会将做爸爸之前的这段心理过程拿来讨论,很可能是因为这个话题涉及太多我们内心的感受以及对过往的追溯。

  我敢说,再没有什么事比快要做爸爸更能让你回忆起自己是个孩子的时候爸爸如何对待你——你们曾经一起在户外嬉戏,现在想来,那时的夏天是那么漫长,阳光也格外耀眼;你们一放假就开车出去旅行,等到假期结束,你那颗年轻而飞扬的心几乎要熔化在无聊的回家之路上。你会惊讶地发现:所有你以为早就遗忘的场景,此时都一幕幕清晰地浮现在眼前,这是因为你的意识和潜意识都在帮助你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你就要坐上父亲的宝座了。

  当然,我们并不是在伊妮德·布莱顿的魔法世界里,随心所欲地喝着柠檬汽水长大的。在许多人心目中,父亲的形象算不上美好:恐惧、孤独、渴望,甚至还有痛苦,就在我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就要成为父亲时,这些感受统统涌上心头。特别是那些在成长过程中父亲角色缺失,或是男性长辈出现过又离开的人,当他们面临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角色转换时,往往会感到焦虑或者自我怀疑。他们能够打破儿时记忆的桎梏吗?还是被他们所怨恨的父亲模式会像抹不去的神秘印迹一样,重复出现在自己身上?

  这种观念一我们抚养下一代的模式早就被父母抚养我们的模式所决定,先天和后天条件共同作用,已经设定好了我们做父母的风格——从遗传学的角度看显然有一定的道理。传统观点认为,父母们惯用的做法,总会毫不意外地体现在我们自己身上。在我儿子两岁之前,我总是对他说:“别逼我扑过去!”我真该为这句话写检讨。

  不过事情绝不仅限于此。研究发现:我们回顾自己的童年时代,审视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不仅为了模仿父母的做法,更是为了创造属于我们自己的育儿方式,虽然这并非易事。而我们用自己的方式,又会培养出有着新的优点和缺点的下一代。伦敦大学学院的霍华德·斯蒂尔博士采访过100位马上就要初为人父的男性,让他们评价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与父母亲的关系。十年之后,这位博士又找来这100位父亲的孩子,对他们进行采访和多方位的心理评估。令人惊讶的是:那100位父亲儿时的情况竟与他们的孩子在情绪和精神方面的状况有着惊人的联系。

  不过,这种联系并非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而绝对:不是说一个幼年时与父母关系不太亲密的准爸爸,今后就一定会在他和自己孩子的关系上重蹈覆辙。研究发现:那些真正思考过自己与父母关系的准爸爸们,将来的孩子会更加快乐;而那些面对问题矛盾纠结,或者干脆承认自己从来没有认真回想过童年经历,从没有认真计划过如何做父亲的人,将来的孩子则更容易在人际关系方面出现问题,更普遍地表现出焦虑、忧郁的倾向。还有一点可以肯定:虽然准爸爸对儿时经历思考得越多,就越会对自己孩子的心理健康产生正面影响,但这种影响在孩子青春期之前也不会有太明显的表现,因为青春期之前的孩子受妈妈的影响更明显。换句话说:因为爸爸对孩子的影响更加严肃而审慎,所以孩子小的时候,这种影响完全看不出来。